????李明勋见阿布肤o笕模Π谑郑骸八懔耍盟窍氯グ桑鹛嵴庑╇缗H事了,出兵在外,军机为先,曹禺归化城为何还未投降?”

????曹禺抱拳说道:“那夜,归化城外清廷崩溃,不少蒙古贵酋逃往归化城护驾,城池太小,进去的不过是些兵马,牛羊和百姓则滞留在外,末将以为其已经是末路穷途,纵有兵马上万,也难成大事,因此围而不打,只等其粮草断绝,自行开城投降。”

????李明勋点点头,这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曹禺又说:“那群叛逆来派来了个银佛寺的喇嘛谈判,末将不敢擅专,人已经扣下。”

????“既然如此,wo便见一见那喇嘛。”李明勋站起身,又说道:“诸位都是有功之臣,对wo的意思也明了,wo已经派人宣慰群蛮,招抚各部,漠南漠北,天山南北、青海藏地都会收到新朝诏令,尔等若有机缘,也可联络各方,以证新朝之德。

????归化城旬月便可以告破,届时左翼蒙古各部贵人也会抵达,会盟于此。”

????“谨遵陛下之命。”阿布奈带着一群贵酋退下了。

????“今日阿布奈搞这么一出,可不是为了报仇心切吧。”李明勋随口问道。

????许汉风见曹禺不欲回答,说道:“卑职认为他在试探,若您同意他这些过分的要求,这些贵酋便会仗着功劳,要求取消盟旗制度,恢复林丹汗时期绝对的领主权,处于半独立状态,就像现在的漠北、藏地和西域一般。”

????“痴心妄想。”李明勋随口说道。

????曹禺见李明勋真的要去见那些喇嘛,说道:“其实城里的贵酋要求很简单,只要您把城外的各部牧民如数归还他们,他们就会投降,末将不愿意答应他们,漠南这一战,咱们又能多三四百个佐领,若是都归还了,直辖的佐领连一百个都剩不下。”

????曹禺对喇嘛并不感冒,随意安置那位喇嘛的时候,只是随意找了一处帐篷,而那位喇嘛也没有抱怨,更没有与周围人说话,只是营内的蒙古士兵和牧民自愿为其清理了帐篷周围杂草,堆了鲜花,也恳求厨子送上可口的饭食,下了值的蒙古兵还会远远在在帐篷周围巡逻,以免无关人等惊扰了这位上师。

????这一切都被李明勋看在眼里,他早已知晓蒙古人对喇嘛的崇高态度,倒是不觉得有什么不妥,见帐篷里很是昏暗,地方窄小,李明勋掀开帘子:“上师,可否出来叙话。”

????“贫僧切伦,谨遵陛下旨意。”切伦走了出来,对李明勋施礼之后,坐在了侍从官们摆下的牛皮垫子上,周围花香弥漫,四周寂静无声,没有人敢打扰他们,或许也无人愿意打扰。

????“恭贺陛下横扫叛逆,平定漠南,也唯有陛下这般身具福报,得天相助的人才可做下这般大业。”切伦笑着恭贺李明勋。

????切伦显然是一位‘业务熟练’的僧侣,满口的神佛,言语之间都是信仰,李明勋并不在乎他把将士拼杀来的成果归类为神佛的庇佑,他早已参透宗教的把戏,这些把戏运用得到是有利于扩张和统治的,特别是在蒙古地区。

????“将使用命,民心思定,自然无往而不利。”李明勋淡淡说道。

????“陛下,贫僧此番前来,是为了归化城的蒙古酋长们,他们迫切希望为您献上忠诚........。”切伦说道。

????李明勋抬手,没有让切伦说完,他说道:“清廷溃散的那个夜晚才是证明忠诚的好时候,阿布奈和固鲁等人才是忠诚的人,归化城那些可不是........。”

????“但是陛下.......。”切伦也打断了李明勋的话。

????李明勋笑了笑:“上天有好生之德,wo不会杀那些叛酋。”李明勋说着,把一份签署了命令的分封状拿了出来,说道:“这是wo让曹将军精心挑选的十五个佐领组成的一个蒙古旗,您有两个选择,第一,劝说他们立刻投降,新朝用这个旗来供养他们的生活,让他们不必流离失所,生活穷困。”

????切伦脸上多了一点喜色,转而问道:“第二个选择呢?”

????李明勋道:“据wo所知,您现在是银佛寺的主持,如果您愿意的话,可以在这上面签署您的名字,这个旗帜就是喇嘛旗了,专门奉养银佛寺的上师们,当然,原本银佛寺拥有的部众依旧。”

????“真的吗?”切伦激动的站了起来,他听说了李明勋在左翼蒙古优待黄教的事情,但不曾想会优待到这种地步,这样的话,在世俗权力方面,新朝给的已经不亚于满洲皇帝了。

????走了几圈后,切伦忽然意识到一件事:“如果贫僧签字了,那么.......那些贵人怎么办?”

????李明勋笑了:“您只是一位喇嘛,不是应该为黄教谋福祉么,几百万蒙古信徒还不值得您放弃一群不知所谓的贪婪贵酋吗?”

????切伦这才明白,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多余的,他原本是准备先借着这件事试探一下新朝对黄教的态度,然后继续跟进,但没想到李明勋直接挑明了,思索之际,李明勋点了点那张分封状子,说道:“切伦上师,您是代表蒙古贵人和wo谈,还是代表格鲁派呢,这很重要。”

????见李明勋要收起那状子,一向稳重的切伦像是饿了三天的乞丐,伸手抢夺了过来,切伦说道:“当然是格鲁派,贫僧......贫僧失礼了。”

????“wo与格鲁派可以讨论的可不止一个小小的归化城,长城之外,大漠南北,wo们可以合作的空间很大。”李明勋笑着说道,他又指了指已经被切伦塞进怀里,只露出一个角的分封状,说道:“那种东西,可以由一张,就可以有十张。”

????切伦脸色一沉:“贫僧只是一位措钦,恐怕无法代表格鲁派与您纵论天下。”

????李明勋微微点头,他这位措钦地位虽然不低,但与达赖、班禅,四大活佛,八大呼图克图等相比地位就不高了,属于第五个等级。李明勋说道:“其实wo们今天不需要谈论态度,wo只需要向格鲁派的上师们表明自己的态度,然后等待格鲁派与wo洽谈就是了,对了,您看这个。”

????说着,李明勋一拍手,两个侍从官打开了一幅牛皮地图,上面包含了长城之外上万平方公里的土地,关外、漠南、漠北、西域、藏地都在其中,在前藏标注了达赖,后藏则是班禅,而在漠北则标注了哲布尊丹巴,而西域、漠南和关外都空着,其余也就罢了,漠南和关外可是实打实由合众国控制的。

????“切伦上师,您不想把您的名字标注在这里,或者这里吗?”李明勋对笑着在关外和漠南分别点了点。

????“您的意思是........。”切伦不解了。

????李明勋笑道:“漠北已经有了一位哲布尊丹巴,漠南和关外也都缺少一位,等到将来wo国的土地扩张到西域乃至更远,还会有更多的活佛位置,只不过,这些位置都是相对独立的,就如哲布尊丹巴那样。”

????格鲁派黄教中,活佛数量并不少,有些世俗贵族还能购买这种头衔,关键在于其有没有转世体系,原本只有达赖和班禅有,现在哲布尊丹巴也有了,他之所以有,当然不是格鲁派的高层真的以为那位是五百比丘的转世之人,而是因为世俗贵族的支持,实际上,达赖和班禅不也是世俗军事贵族支持的吗?而李明勋的意思是,在漠南和关外各自支持一个。这意味着,格鲁派被新朝承认是这两个地区的合法宗教,而且还会拥有一定的实际权力。

????切伦立刻起身,说道:“贫僧明白了,贫僧这就前往藏地,禀告.......。”

????“不不不,切伦上师,不知您有没有这种感觉,wo们似乎很投缘,或许这就是你们佛教说的缘法,恩,您与达赖和班禅并不熟悉,wo想您去了藏地,这两个机会就落不到您的头上了,对吗?不如留在wo的身边,讲解佛法,不好吗?”李明勋笑道。

????当然!去藏地劝说格鲁派的领袖固然重要,但待在这位新朝君主身边产生影响更为重要。

????“当然,陛下佛缘深厚,贫僧如何不能侍奉左右呢?”切伦说道。

????李明勋点点头,说道:“好的,那您就派遣弟子前往藏地吧,wo有两个要求,第一格鲁派必须说服卫拉特各部向wo国称臣纳贡,第二,达赖本人必须来京城为wo讲佛。”

????切伦有些为难,第一点好说,卫拉特各部当初臣服了满清,现在新朝崛起,臣服新朝并不算什么,但达赖本人亲自到京有些为难,毕竟新朝对格鲁派的态度才刚刚彰显,尚未经过考验,但切伦也没有办法拒绝,因为达赖十一年前曾经到京城与顺治会见,既然能见满洲皇帝,为什么不能见天朝新君呢?

????“好,贫僧立刻写信。”切伦说道,他想了想,拿出那份分封状,说道:“这东西,wo可以寄到藏地么?”

????“当然,这种东西要多少有多少。”李明勋笑了。

????切伦的动作很快,手秝o补缓荩碧旎氐搅斯榛牵偌鞑抗笄蹙椋缓笤谝鹚轮苯佣郑溃飧鍪逼诘乃略浩涫稻褪且桓鲂」遥新渍馕凰轮饕莆兆偶盖丝冢伲压笄跻煌蚓『螅苯涌敲庞寺骄牵沟捉饩隽斯榛堑奈侍猓飧蠲餮炀偷谋憷牵梢哉乙患涓稍锏奈葑由罟ぷ鳎皇亲茉诔笔恼逝窭铩?br/>
????接下来,就是划定军政区了,漠南虽然平定,但已经处于藩民杂居的状态,虽然藩是内藩,但也不能用寻常的行政区划,所以依旧效仿辽东,建立绥靖区。以张家口为界限,将漠南蒙古分为东西两部分,西面建立云中绥靖区,公署设立在归化城,而东面则建立燕北绥靖区,公署设立在赤峰,许汉风为云中将军,而裴成义总揽漠南事务,暂代燕北将军之职。

????从裴成义西进科尔沁,再到李明勋出塞、西征,前后历经约七个月的时间,到了五月初就已经完全平定了漠南,横扫漠南之后,两个绥靖区简单统计,总共收拢百姓一百一十万之巨,而满清迁移走的蒙古人约有二十万,再加上早先北上漠北的满洲八旗十余万,也不过在国破之时收拢了三十万多人。

????这比李明勋预料的总人口多了一些,清查原因,是因为各部之中有很多汉人奴隶,都是这些各部出兵抢掠,或者从边墙之内购买,亦或者是满清赐婚时配送来的。

????蒙古的人口一直是个迷,但基本可以确定,边墙之外的蒙古人总数在二百三十万左右,李明勋一下拿到了一半,而漠北人口,算上还不被满清掌握的,也会超过七十万。

????当然,一切只是估计,实际历史上,终清一朝也不知道蒙古人有多少,所以后世谣传满清对蒙古推行黄教、挑拨离间等政策,让蒙古人损失了几百万只不过是谣言罢了。实际来说,满清的各种手段只是抑制了蒙古一族人口的增长,使得其没有在满清一朝像汉族那样暴涨五六倍,无论是漠南还是漠北,蒙古人口整体是增长的,只是幅度非常小,而在西北和藏地,满清一直奉行扶番抑蒙的战略,再加上与准噶尔的战争进行的屠杀,这两地的蒙古人数量大为减少。

????实际上,满清也不知道蒙古有多少人,其对蒙古人口的统计仅限于内蒙古地区,方式就是三年一次会盟中的比丁,这实质上满清把漠南蒙古的军队当成常备军的做法,按照其要求,一个佐领一百五十丁(十五岁以上,六十岁一下的男人就是丁),五十个甲兵一百个闲散,丁口增加则另建佐领,要知道,比丁的过程中根本不统计老弱妇孺,比如一个家庭如果只有女人孩子和老人,哪怕有十口人,也不会被统计进去,至于蒙古人中的残疾、鳏寡都是不被统计的,还有驿路、喇嘛等拥有的丁口也在比丁之外,至于漠北这种外扎萨克,连比丁都没有,因此后世研究,将一个佐领的一百五十丁视为一百五十户,每户有4.3个人大体就能统计各部的人口了。

????李明勋原本就知道这个简单公式,现在对比一下,大体符合,在合众国掌握或者即将掌握的一百一十万人口之中,通过剿灭不归附的蒙古贵酋、夺取满洲直辖部落(土默特)、扫荡与满清结盟部落(如科尔沁),获得的人口在七十五万左右,这些人口可以组建约1150个直辖佐领,但是有部分佐领赏赐给了有功的藩兵藩将和归附贵酋,还有赐予喇嘛的,所以等到两个绥靖区建立的时候,直辖佐领只剩下了八百五十个,大约五十五人口,而这八百五十个直辖佐领就是合众国在漠南的基本盘。

????q201812071u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051185.com/14912/61325184.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