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西双目暴怒,“wo看你早有预谋,哄着奶奶在脑子不清醒的时候把地契过给你了是不是?不过你不用高兴得太早,在法律上,要是奶奶脑子不清醒的情况下,签的合同是无效的,所以你手里的地契也是无效的。”

????吴知枝道:“你觉得无效,就去告wo好了,要是你非要闹到法庭上,wo也不怕奉陪到底。”

????“你们先别吵了。”吴三姨把手里的茶喝了,转头看向吴大姨,“大姐,你觉得这事应该怎么处理?”

????吴大姨手里捏着一颗开心果,“wo想法很简单,妈说给谁,wo就认为是谁的。”

????言下之意,就是站在吴知枝这边。

????吴小舅一家听了,都火冒三丈,还长姐如母呢,看她就是没安好心,净把家里的产业争给外人。

????吴三姨又问吴二姨,“二姐,你又怎么看?”

????吴二姨如今生活灰败,脸上就没什么表情,慢吞吞道:“给谁wo都没有意见,最重要是家和万事兴。”

????吴三姨说:“对,家和万事兴才是最重要的,可是现在却很难家和万事兴了。”

????她摆明一副要主持公道的样子,看了吴知枝一眼,“小弟说得没有错,知枝她们确实是外孙女,况且,她们现在生活条件好。以前小妹苦的时候,wo们哪个没有帮过她?可是现在他们过得好了,小弟不好,wo们却都还站在小妹那边,是因为小妹过世了,可是知枝她们家现在哪点不好?她们过得是比大部分人好太多了!wo后来想想,觉得wo们都做得不对,如果爸还在,妈的神智还清醒,她肯定愿意把楼留给生活过得更苦的小弟的,家和万事兴,就是要所有兄弟姐妹日子都过得美美的,红红火火,才能和,才能兴。”

????一段煽情外加道德绑架的话,瞬间就把几位姨说沉默了。

????吴丹宣没忍住,出来说:“三姨,你不能这么说,当初外婆摔昏迷入院,住在icu病房,一花就是二十几万,那些钱都是知枝欠债出的,当时这个楼还不值得二十几万呢,知枝就出了这么多,所以理论上,这个楼属于她的也没有错,毕竟她之前为外婆出了那么多医药费,而且她们家也确实把外婆照顾得很好,白白胖胖,干干净净,挑不出半点错的。”

????“人是在跟着她们的时候摔的,理应由他们来出这个医药费!”吴小舅反驳。

????“小舅,扪心自问一句,如果外婆真的在跟着你的时候摔了,你会去借这么多钱或者卖了楼来救外婆吗?”吴丹宣质问。

????吴茵思说:“大表姐,wo觉得你说的不对,wo们现在在说的是哪家过得比较苦比较需要帮忙的事情,而不是在说之前的事情,之前知枝家过得苦,wo们不都没人提过这个事么?大家也不是铁石心肠,非要逼她们什么的,只是觉得谁过苦就应当多得到一些照拂。”

????吴丹宣看她一眼,“wo觉得有关系啊,谁对外婆付出最多,最孝顺,就应该得到这栋楼,凭什么那些人什么都不做,不孝顺,不照顾,到头来因为日子过得比别人艰苦,就能得到外婆的产业呢,他当初要是真有孝心,就不会连外婆住在医院快一个月都没有来探望过。”

????“吴丹宣!wo爸妈到底哪点得罪你,你要对他们有这么多意见?”吴雪绮跟她吵起来。

????吴丹宣呵呵笑了两声,“呵呵,wo就说句实话而已。”

????吴雪绮气得脸色涨红,“你哪句是实话?你说wo爸爸不孝顺,不照顾,他是为什么不孝顺不照顾的,原因你不是很清楚的吗?”

????吴丹宣冷笑,“wo当然清楚了,当初你爸妈不肯让四姨离婚回门,怕她跟你们家一样啃外婆的,就天天闹事找茬,非把四姨给赶走,外婆不听你们的,你们就故意不给外婆饭吃,她做菜你们还扔掉她买回来的菜,后来外婆气狠了,要你们收拾东西离开,你们全家还说要跟外婆老死不相往来,你妈还说,要让你们都不认奶奶,不喊她,也不会让她见你们一面。”

????吴雪绮哼了一声,“都说了那是气话了,wo们现在不是已经回来了,也已经喊奶奶了。”

????“你们是无条件这样做的?还是有目的的?你们心里清楚得很。”吴丹宣太讨厌这家人了,以前就对外婆不好,现在回来,看架势就知道是有目的的。

????袁柔训斥吴丹宣,“你怎么说话的?吴丹宣,wo跟wo小舅哪点对你不好?小时候还经常给你东西吃,到头来你就是这么看wo们的?一会说雪绮她爸不孝顺,好吃懒做,一会说wo们是有目的的,想回来孝顺照顾婆婆就是有目的的,wo告诉你,吴丹宣,你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否则你妈没好好教你,wo这个做舅妈的就来好好管管你。”

????“好。”吴知枝应了一声,见吴丹宣已经到了气头上,伸手拦住她,“就冲小舅妈这话,wo向各位承诺,这栋楼可以一直给你们家住着,永远不收租,住到小舅和小舅妈百年为止,你们在这儿闹,不就是说小舅住舅妈娘家寄人篱下需要看人脸色么,那以后你们就搬过来这儿住好了,外婆wo留给你们照顾,但是这栋楼的地契不能给你们。”

????“死丫头,你凭什么拿wo妈的地契啊!”吴小舅怒吼。

????“就是!”袁柔脸色铁青,看向几位姨,“大姑二姑三姑姐,你们都听听,知枝说婆婆的地契过给了她,这几年婆婆的身体一直不好,有障碍认知,那就是个几岁的小孩的智商,怎么可能真的是正常情况下把地契给她的,wo看就是她哄骗婆婆给出了的地契,就这样心术不正的人,你们还要姑息她?”

????吴知枝笑道:“小舅妈,wo看这里心术不正的人是你吧?wo都说了,你要是缺住的地方,就住在这里,没人赶你走,顶多wo们每年回来过个节,但是要过楼可不行,谁不知道你儿子最近输了很多钱,怕是没钱填数就打起了外婆楼的注意了吧?”

????袁柔一听,怔住了,随后怒从心起,指着她的鼻子就骂:“吴知枝,你要是在胡说八道,看wo打不打你。”

????面对她的威胁,吴知枝不害怕,反而唇角慢慢勾起抹笑容,“你知道wo们是怎么知道的吗?”

????“是谁在外面乱说话?”吴小舅怒吼。

????可这种无缘无故的火气,才叫人觉得奇怪,没说就没说,有必须忽然发火?分明就是心虚了。

????吴知枝笑眯眯地看向吴雪绮,“这都要多亏雪绮表妹呢,找了几个混混诉苦,叫他们来wo们家砸东西生事,结果让wo给报警抓到警察局了,他们为了让wo撤诉,就告诉wo,其实就是吴雪绮的哥哥吴西炒股输了钱,现在需要钱填数,所以让张哥他们过来吓吓wo们,让wo们家放弃要楼,然后她啊,额外给了张哥他们五百元,说是只要wo们不断手不断脚就好,其余了随便他们整治。”

????吴雪绮忽然失声:“你胡说八道!wo根本没有做过。”

????“你没做过?”吴知枝微微一笑,“要不,wo让张哥过来跟你对对质?”

????吴雪绮可不敢,张哥是她们高中里的刺头儿,早早就辍学了,在外头混社会,说好听点是无所事事,说难听点就是找几个臭皮匠一起专门收保护费整日耍赖耍横的那种小混混,当初是张哥想追吴雪绮,才加了她号码,吴雪绮也是看张哥有点势力,才假意跟他做朋友,说要看上,那绝对看不上,就是想有事的时候让张哥出个面帮忙。

????。

????y190523wh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051185.com/165056/61324908.html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