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城北传来杀喊声,似乎有数千人正对皇宫而来!”

????突然门外有禁军冲进紫宸殿禀报。

????“啊?!”胡亥手一抖,吓的差点儿将手中的诏书掉到地上,惊恐的一把抓住赵亥的胳膊,“五叔祖救wo,清河侯来了!”

????“怕什么,陈旭也不过是凡夫俗子,你有遗诏在手,怕他何来!”赵亥怒喝一声将胡亥推开,指着一群卿侯重臣,“事到如今,老夫也不与你们废话,本侯再问你们最后一遍,要不要辅佐少公子登基?”

????“赵亥,太师与蒙大夫都不在,你敢……”礼部令杨竹须发怒张大吼。

????“来人,将他们都抓起来!”

????一直站在旁边的白震大吼一声,瞬间数百位卫尉禁军冲进来,将围在冯去疾身边的一群卿侯大臣全部死死按在地上。

????冲突突然变得如此剧烈,紫宸殿内更是惊慌失措,寝室内正在跪地哭泣的嫔妃夫人公主皆都惊恐尖叫起来,一群医士也全都吓的蹲在墙角不敢动弹。

????“哈哈,老夫有何不敢,大秦是wo嬴姓赵氏的大秦,陛下殡天,难道wo皇族选新皇还需要你们这些外臣同意,哼,一刻之内,还有不同意少公子为新皇者,斩~”

????赵亥脸色狰狞恐怖,身边的赵成也同样脸色铁青。

????两位支持胡亥的皇族主谋都知道眼下已经到了图穷匕见之时,只有将这些文武卿侯和重臣全部控制在手中,才能让陈旭投鼠忌器。

????而对于陈旭能够如此快速就杀进城来的动静,估计这一番篡位之举怕是好经历一番血流成河的厮杀才行。

????但已经走到这一步,便只能咬着牙一条道走到黑,后退已经没有了任何机会。

????“赵亥,陛下尸骨未寒,还请不要在陛下寝宫动用刀兵!”少府令脸色纠结的冷哼。

????事到如今,他也终于明白了赵亥胡亥等人的野心,早已筹谋要借始皇帝崩驾图谋皇帝之位。

????但作为皇族,作为替始皇帝掌控皇宫的主官,竟然一切都蒙在鼓里,甚至对于这份诏书,赵威和冯去疾一样充满了怀疑,但他的内心却又充满了纠结。

????无论这份诏书可信度有多高,但国不可一日无君,有这样一份诏书,的确也并非坏事,至少让大秦有了名正言顺的储君,只要这些重臣卿侯大部分同意,胡亥能够顺利登基,则大秦很快就会稳定下来,也不至于因为新皇之争让众多公子和卿侯大臣互相攻讦,动荡不安下大秦有可能就会分崩离析。

????至于清河侯的态度,赵威希望自己可以说服他。

????“胡亥,但今日父皇刚刚去世,尸骨未寒,你便扣押文武百官是何道理?”扶苏指着胡亥的鼻子怒喝。

????看着扶苏和一群公子都群情激愤的样子,胡亥惊恐的往后退了几步,躲在赵亥的背后说:“wo有诏书在手,他们都不同意,wo能如何,还有,你们……你们也不要逼wo,不然……”

????“不然如何?”另有公子大喝。

????“不然wo就把你们贬为庶人都发配去蛮荒之地……”

????“哈哈哈哈,等你登基之后再说罢,太师转眼即到,你能不能当皇帝你说了还不算!”一群公子当中有数人大笑。

????“哼,wo有诏书,陈旭敢对wo如何,储君也是君,弑君之罪他承担不起,何况wo还有两卫禁军护佑,如今整个皇宫和咸阳城都在wo掌控之下……”

????胡亥说了几句似乎胆子大了些,从赵亥身后站出来,“白统领,赶紧将他们都抓起来,等wo登基之后处置!”

????“臣遵旨!”白震拱手,大手一挥立刻有一群禁军一拥而上,将十多位公子全部抓住。

????看见胡亥对自己一群兄长动手,紫宸殿瞬间更加慌乱,不光一群嫔妃公主惊恐哭号,就连许多皇族都剧烈骚动,有人开始往后退。

????……

????“杀~~”

????在齐声怒吼之中,两千陆战队少年如同潮水一般从两条大街齐头并进很快就冲到皇宫前面的广场,火把熊熊,旌旗招展,迅速在距离皇宫五十丈开外列开整齐的阵势,密密麻麻的步枪全都上膛,随着噼里啪啦打开保险的声音,一股浓烈的杀机锁定了宫门前同样黑压压严阵以待的数千禁军。

????陆战队后面,一群侍卫簇拥着一个锦袍青年越众而出。

????左边一位黑衣女子,手提短剑守护在侧,脸色清冷严肃,明亮的眼眸中倒映着火把熊熊燃烧的光芒。

????右边一位身材魁梧身高足有九尺的壮汉,肩上扛着步枪,手中还提着一柄刀背有寸余厚的大刀,刀尖下垂,似乎还有滴滴答答的血水滴落,闪烁的寒光令人胆寒。

????“陈旭,你深夜带如此多家将夜闯皇宫,意欲何为?”禁军分开,一个皓发白首的锦袍老者徐徐而出,正是高阳侯赵病。

????而赵病身侧,还站着同样身材魁梧高大的卫尉禁军大统领陆嚣。

????“原来是高阳侯,你又何必明知故问,某来,自然是除谋逆,正朝纲,将试图矫诏篡位之徒一网打尽。”陈旭淡淡的声音在寒冷的夜风中响起。

????“你……你……”赵病如同被雷劈一般惊恐的看着陈旭。

????“哈哈,怎么,吓到你了,当初胡亥得到赵高留下的一卷伪造,你等矫诏假称遗诏,推选胡亥准备登登基称帝,今夜乘陛下殡天,将文武百官和重卿全都召入宫中控制,试图将生米做成熟饭,但本侯早已洞悉你等企图,岂能让你等成功,放弃对抗吧,都一把老骨头了,看在陛下的脸面上,wo一定为你留一个全尸!”

????“哈哈哈哈,陈旭,莫要将话说的如此冠冕堂皇,何为除谋逆,何为正朝纲,这大秦是wo嬴姓赵氏的大秦,岂能落入你等外臣卿侯手中,今日既然脸皮撕破,那就一战吧,不是你死,就是wo亡,大秦,只能姓嬴……”

????老态龙钟的赵病此时身上既然生出一股豪迈之气,伸手呛的一声抽出腰间的宝剑指着陈旭。

????“大秦于wo,不过是陈年往事,权势于wo,也不过是浮云粪土,wo知道你想的是什么,担心的又是什么,但告诉你吧,wo对皇帝宝座没有丝毫兴趣,等此事平息,也就是wo退出朝堂之时,大秦依旧还是大秦,皇帝宝座永远也都是你皇族的人来当,这下你可以死的瞑目了吧,陆嚣,还不动手更待何时?”

????“陆嚣你……”赵病脸色大变转头。

????“噗嗤~”

????陆嚣手中一柄钢刀在赵病眼中闪过,血水喷溅之中,一颗须发银白带着玉冠的苍老头颅腾空而起,翻滚着噗通一声砸在冰寒的地面上,咕噜滚出丈余远之后还瞪着一双死不瞑目的双眼看着漆黑的夜空。

????“噗通~”站立许久的尸体扑倒在满地的血水之中,脖颈汩汩而出鲜血瞬间汇成一滩。

????突如其来的变故,瞬间整个场面一阵无比寂静,只能听见呜咽的寒风和噼啪招展的旌旗。

????呛~

????一个铁盔铁甲的禁军统领回过神来抽出长剑,脸色苍白的看着倒伏在地的赵病尸体,惊恐后退几步指着陆嚣。

????“陆嚣,你……你竟敢杀高阳侯……”

????“哈哈,赵病矫诏图谋不轨,某身为禁军大统领岂能为虎作伥,诸位儿郎,还不动手更待何时!”陆嚣大吼的同时长剑一翻再次将身边一个禁军砍翻在地。

????“呛呛呛~~”

????瞬息之间,只听禁军之中无数刀剑出鞘的声音,随着怒喝咆哮之声,瞬息之间严阵以待的禁军队伍瞬间乱作一团,凄厉的惨叫和利刃砍劈之声此起彼伏,翻滚倒地之声不绝于耳。

????短短不过数分钟,数千人的禁军队伍已经倒下了数百人,而且几乎都是大小军官,而群龙无首之下禁军彻底混乱,普通兵卒全都紧握弓弩刀枪三五成群聚在一起惊恐之极不知所措。

????“高阳侯赵病矫诏篡位图谋不轨,所有人都放下武器,胆敢抗令不遵者斩~”陆嚣须发怒张举起一颗血淋淋的头颅怒吼。

????“当啷~~”慌乱的禁军之中有人丢下了武器。

????“当啷~当啷~”

????有人带头,大量禁军都开始丢下武器,方才还黑压压整齐威武的禁军瞬间土崩瓦解。

????“wo去,恩公你这事儿干的也太不地道了吧,wo憋了半夜还准备火并一场,看看几个月的训练成绩呢?”虞无涯气急败坏的挤过来嚷嚷。

????陈旭松了几口气翻个白眼儿说:“上兵伐谋你没听说过么?”

????“没有,不打架不好玩……”虞无涯满脸不爽。

????“不打架,就不会死人,你一个列子门徒,为何杀性这么重!”陈旭没好气的说。

????“恩公尽会睁着眼睛说瞎话……”虞无涯指着赵病和满地禁军的尸体,“那些难道不是死人?”

????“wo说的是wo们!”陈旭撇嘴。

????虞无涯:……

????“侯爷说的对,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再次伐兵,其下攻城,如今皇宫近在眼前,若是在这里耗时间恐有变数,侯爷,让籍带人先杀入宫中去吧,一定将赵亥胡亥等人生擒!”如同铁塔一般的壮汉项羽抱拳请命。

????“皇宫内地形复杂,而且还有八千卫尉禁军和五百玄武卫,贸然冲杀并不理想……陆嚣~”陈旭回头大吼。

????“下官在!”陆嚣大步而来。

????“随本侯进宫,擒赵亥胡亥等人,除反贼,正朝纲!”

????“喏!”陆嚣抱拳,大手一挥带领数百亲卫跟在陈旭身边大步往皇宫东门而去。

????水轻柔、虞无涯、夏子衿三人紧紧护在陈旭身边,陈夏项羽等人各自带着陆战队员前后护送,而在队伍最后面,却不知何时竟然多了一个体态婀娜的女子,带着斗笠蒙着面巾,手中还牵了一个**岁的孩童。

????“娘,这便是皇宫吗?好大好壮观啊,还有着些人要去干什么,拿的又是什么奇怪武器?”

????小男孩一路好奇的询问,但女子却根本就不回答,而是看着越来越近的皇宫,双眼之中流露出一抹挣扎和回忆,呼吸渐渐也变的沉重起来。

????“他……他竟然娶了这么多妻妾,可不知道有没有一次想过wo……”

????女子的声音带着一丝哽咽,说话之时眼圈瞬间红透,两行清泪跟着滚落下来。

????……

????q201812071u

????本页为自适应网页,您可以同时用PC或者手机访问本页:http://www.051185.com/35476/61325236.html

章节目录